不应羽

吃粮小号,圈地自萌

就没画完过的黑历史

真·画谁毁谁
不听不听王八念经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头越画越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大概手残
家里六只主力,像我这么非的人
五花?tan90
偷偷艾特一下情敌 @君家公子 记得写你的金铃索x你文

一天,道长密我:“爱而不得是什么滋味?”
我答:“痛苦。”

道长是个心机腹黑毒舌羊,有着跟我相同的爱好,经常跟我斗图斗嘴,总嚷嚷着等我满级跟我野外见,一个晚上,他敲了我的小窗:“要看我写的同人文吗。”
“好啊好啊!”圈子小,粮就少,饥渴如我,两眼放光。
他写的很短,却以寥寥几笔就写出来了那人的气质。可整篇都过于忧伤,一股子刚失恋的酸涩。
“我觉得其实瞬卿是喜欢他的,他们是真爱。”他这么说着。
“但是瞬卿最爱的人肯定不是他,是幽长吉。”我说。
他沉默了半晌,憋出一句:“爱而不得挺好的。”
“悲剧也是感人的。悲剧才容易被人记住。”他又说。

道长是我师父的情缘,师父是一只风骚的pvp叽,风骚到鹤归总是砸不准。
啊不对,是前情缘。

那天道长的签名写着,“从此做回一只高冷的咩。”
那天师父在空间叹着自己已一无所有。

那天他跟我说:“你以后别叫我师娘了。”

那天我们城里下着纷纷的雨。
师父哽咽着跟我讲,不是她不喜欢道长,而是她害怕道长那么爱护她,他想要的,她给不了。
从此江湖不见。

总感觉自己像个三,没事去调戏师父和道长,但又碍于他们死了情缘,什么趣事都不敢和对面讲。

道长空间里还挂着他和师父在一起的截图。

他给我发了涿鹿的选段,给我说:“我最喜欢的是魑魅。”
魑魅深爱着蚩尤,但蚩尤却将目光放在云锦身上。
爱而不得。
但是道长却像魍魉,喜欢着魑魅。

可无非就是爱上了一个错误的人,一个不能回应他的人。

我分不清他们之中谁对谁错,只知道他们都像魑魅,都像魍魉,都像息衍。

“爱而不得才好。”
他在聊天里说着。
半晌又敲出了一排字。
“息衍在南淮住了十年,不就是等这一个人吗。”

字里行间皆是落寞。